七乐彩开奖历史记录
首頁 > 廉政教育 >正文

從事電影美術設計40年——楊占家 樸筆素心繪光影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4-02 16:05:50    

楊占家手繪的《臥虎藏龍》屋頂景氣氛圖。資料照片

楊占家早年照片。資料照片

楊占家近照。資料照片

 

   《霸王別姬》里的程蝶衣房間,《臥虎藏龍》里的聚星樓,《夜半歌聲》里的巴黎大戲院……日前,電影美術師楊占家的30余幅原始手繪稿在天津智慧山藝術中心展出,吸引了眾多藝術愛好者前來觀賞。這是這些珍貴資料展覽的第四站……

  

   “在影視界,我畫圖最快,人們都知道。”83歲的楊占家聊起自己的專長,笑聲爽朗。“前陣子香港導演徐克邀請我參與制作他的新電影。腦、眼、手都沒問題,就是腿不幫忙。”

  

   1972年,作為一名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(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)任教9年的老師,楊占家轉行進入電影行業,一干就是40多年。“本來想干到80歲,結果干到79歲時,腿壞了。”長期的伏案繪圖,導致楊占家頸椎勞損壓迫神經,雙腿行動不便,只能臥床在家。

  

   但他在家也沒閑著:一是看電視上的戲曲頻道,“看看以前很多導演、演員談到過的一些老戲,給自己‘補補課’”。二是整理“干貨”分享給年輕人,《楊占家電影美術設計作品集》2018年出版發行。新年伊始,他的手繪原稿展已先后進入北京和天津的藝術館,回憶錄《因為我有生活》也在計劃出版中……

  

   見啥畫啥,走哪畫哪,“歪打正著”與電影結緣

  

   為啥想要出書?“別壓了箱底,年輕人也看不到啊。”楊占家很干脆。從業40多年,參與電影40多部,楊占家整理了部分圖紙約3000張,結集成《楊占家電影美術設計作品集》。“我以前的助手告訴我,這本作品集在各個劇組美術人員的案頭上,幾乎人手一冊。”楊占家覺得很欣慰,自己帶過的徒弟、助手如今已是攝制組里的美術主力。在他看來,創作的最大源泉是生活,他期待自己的人生經驗能給年輕人更多啟發……

  

   楊占家1936年出生在天津武清,從小“見啥畫啥,走哪畫哪”;但要不是“歪打正著”,今生或許就無緣電影了。

  

   1972年,因國家文藝發展需要,工藝美院的三位老師被調入電影系統,楊占家就是其中之一。“當時我們還一起發表‘聲明’,說不愿意改行。”楊占家想,自己學的是建筑裝飾,跟電影沒關系。

 

   “真沒想到,干起來還很合適!”讓他接納電影這份工作的,還是專業技能與工作需求的匹配。“電影里總得有角色的家吧,得有村莊、街道、宮殿吧。我正好學建筑設計,畫場景制作圖,特別對口!”

  

   過去,美術師把設計圖畫在方格紙上,照圖搭景需要數格子,復印也不方便。楊占家按照建筑界常規,把圖畫在白紙上,定下比例尺,標上尺寸,一目了然。“后來大家都用上了我的方法,我把建筑裝飾系的畫圖法帶到了北影廠,這也算我在影視界的一點貢獻吧!”楊占家自豪地說。

  

   楊占家也有犯難的時候:籌備1989年電影版《紅樓夢》時,他和美術組同事前后投入5年時間,光分析原著就花了兩年。考察多座南北園林后,他和同事在原北京電影制片廠的一片樹林里,搭建了“榮寧府”——留下原有幾棵大核桃樹,圍著樹起府;從西山苗圃買來4棵海棠,卡車運、吊車栽,先栽樹后蓋房;府門外的古槐樹,是從北影廠的生活區移過去的……幾番折騰,望族府邸的味道出來了。此后,《末代皇帝》《霸王別姬》等1000多部影視作品,都曾在這里拍攝。

  

   從小窮過來的,不講究吃穿,只鉆研業務

  

   常年跟著劇組各地跑,和家人聚少離多是常態。“這都過去了,孩子們大了,都挺有出息的……”楊占家停頓半晌,接著說,“我們全家都搞電影:老大搞美術、老二搞攝影、老三搞服裝設計。”語句間透露出欣慰,“吃苦慣啦,無所謂,我們都想得開。”對楊占家來說,自己過得“不講究”沒關系,對家人常常“顧不上”,這讓他多少有些遺憾……

  

   “知識分子的頭腦,過著農民的生活。”這是楊占家的一位朋友對他的評價。楊占家笑著說:“從小窮過來的,上大學我也全靠助學金。我從來不講究吃穿,只鉆研業務。我是農民的孩子,我的本質就是個農民。”

  

   “轉行做電影,很多人也看不出我是美術師。”因為生活樸實,不重形象,楊占家在劇組時常受到“差別待遇”。

  

   在拍電視劇《千秋家國夢》時,取景的泳池里有臺現代抽水機,容易穿幫。楊占家想請一位場工把抽水機挪開。誰料這個場工見他其貌不揚,沒有理他。工頭聽說后很生氣,要開除這位場工。

  

   “哎呀,很多場工都是農民兄弟,干的是最臟最累的活兒。真要把他開除了,他晚上住哪兒,晚飯哪兒吃,工資誰發啊!”楊占家趕緊勸工頭:“算了算了……”后來,這位場工找到楊占家,一個勁兒地感謝。

  

   很多年輕人喜歡他的作品,這讓他倍感欣慰

  

   上了年紀后,楊占家還愿意待在攝制組,在旁邊指揮。“在組里多高興啊,周圍都是年輕人,他們有問題都問我。”

  

   制作電影《功夫之王》時,美國的美術師看到楊占家的手繪稿,建議他“別學電腦”。“我心里想著,年輕人還是要用電腦畫,速度比手畫快,修改也方便。”

  

   “我聽說現在好多年輕人不愛畫設計圖,覺得枯燥,只喜歡畫氣氛圖。”楊占家說,氣氛圖多是彩圖,只能看整體效果;設計圖要有具體的建筑結構、材料、尺寸,有了它,布景才能做出來。“我晚上加班畫出一幅圖,第二天全廠上百號人,就拿著我的圖紙去搭景,你說這是不是很有成就感!”

  

   出版社告訴楊占家,現在很多年輕人喜歡他的書,從事游戲、動畫設計等也能用得上。“我真的幫了好多年輕人嗎?”楊占家興奮不已,反復向對方確認……

  

   “真是無名英雄,這樣的人才停止工作是巨大的損失”“感嘆楊老師的細致,看著看著眼眶就濕了”“瞠目結舌,最后看哭,真正的硬核功底、心血之作”……楊占家不會用互聯網,記者把網上的書評讀給他聽時,他突然哽咽:“從來沒人告訴過我這些,第一次聽到,真感動啊!哎呀,一下子眼淚就下來了……”楊占家頓了頓,又笑出來:“太好了,人們還是理解我的。”誰料隨后,他又添了一句:“有罵我的也要告訴我呀!”(記者 王玉琳)

 

七乐彩开奖历史记录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网站下载 分分pk10计划大师 不朽的浪漫输了20万 pk10龙虎技巧稳赢 赛车 11选5前三组选万能6码 北京pk10赛车冠军走势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6码两期资金分配 久盈时时彩 怎样算牛牛牌出现概率